日俄戰爭

From WeWeWeb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正當日本帝國主義準備以更大的規模和更快的速度在中國甚至整個亞洲地區推行擴張主義政策時,它確與對亞洲豐富的資源、廉價的勞動力和巨大的商品市場垂涎已久的沙皇俄國發生了巨大的利益沖突,中日戰爭結束後不久,沙俄政府便在德法兩國支持下,決計與日本一決雌雄。

1904年2月7日,日俄兩國斷絕了外交關系。2月8日,東鄉大將派10艘魚雷艇襲擊當時駐在旅順口基地的俄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從而揭開了以爭奪中國東北和朝鮮半島為目的的日俄戰爭序幕。日俄戰爭也是一場以海戰開始,又以海戰結束的戰爭。在長達一年多的戰爭中,日海軍艦隊多次出奇制勝,使強大的沙俄海軍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特別是在1905年對馬海戰中,日海軍大敗沙俄海軍,對整個戰爭的結局產生了決定性影響。

日海軍偷襲俄國太平洋艦隊的目的是想扭轉日、俄海軍實力對比。開戰前,沙俄以旅順為基地的太平洋艦隊有 7艘戰列艦和9艘巡洋艦。東鄉的艦隊只有6艘戰列艦和6艘巡洋艦,驅逐艦方面俄國海軍占有25︰19的優勢。俄國艦隊兵力超過日本。如果把俄國波羅的海艦隊的兵力也加上去,日本居於毫無希望的絕對劣勢。當時的一幅俄國漫畫,畫了一個粗大的俄國漢子用手指將日本艦隊掀入海中。

這不僅說明了俄國統治者對日本海軍力量的蔑視,而且也是對雙方海軍實力的描繪。然而,俄國人低估了日本海軍,日本海軍不僅長期以英國海軍為規範進行訓練實戰,精熟戰術,而且日俄戰爭爆發前,日海軍軍令部情報局對俄國海軍太平洋艦隊的實力、動向,以及它在旅順口基地的駐泊和設防情況,展開了廣泛的偵察活動。其間諜“甚至能夠潛入俄國艦隊的駐地和軍艦上,在那偽裝成廚師、司機和理髮師”。大連是他們最感興趣的地方。當時,日本海軍軍令部情還十分注意利用日英之間的同盟關係來收買英國人,以搜集有關俄國海軍的情報。例如,戰爭初期,一個為日本收集情報的英國間諜,在旅順開了一家木材公司並以此作掩護搜集到大量有關俄國艦隊在旅順基地的部署和港中防御等方面的情報。就這樣,襲擊旅順口前,日海軍軍令部從多種管道完全地掌握到了沙俄太平洋艦隊艦船在旅順港外錨地的确切停泊位置等情況。1904年2月6日凌晨,日本聯合艦隊司令 東鄉平八郎 大將在日本佐世保海軍基地親自主持襲擊旅順口的作戰會議時,一名情報參謀就發給每位與會的參戰艦長一張“旅順口錨地和港灣平面圖”,並詳細地標明了俄國分艦隊的停泊點以及每艘艦艇的位置。

1904年4月12日,東鄉率日軍艦隊進攻旅順港﹔馬卡羅夫將軍不知是詐,率艦隊出港與日艦隊交戰,旗艦“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號被引入雷區触雷沉沒,這位著名的海軍將領隨艦身亡。此後 日本海軍完全奪取了黃海制海權,並不斷掩護和輸送陸軍主力在朝鮮半島及中國遼東半島登陸,有力地支援了陸上日軍的對俄作戰。6月13日,俄國海參崴海軍特混艦隊 再次奉命南下去支援旅順口港的太平洋艦隊。在駛往旅順口途中,先後擊沉兩艘日本運兵船,一度引起日本運輸船隊的慌亂。當俄特混艦隊企圖和旅順口艦隊匯合時,被日海軍上村大將率領的艦隊阻擊。海戰中,“烏里克立”號被擊沉,“俄羅斯”號和“格羅莫鮑依”號被擊壞,並迫使“諾維克”號在薩哈林島附近擱淺,其餘艦船又被趕回了海參崴。隨後的一個多月,被封鎖在旅順口的俄艦隊一直未敢輕舉妄動。7月28日,俄國海軍上將維特埃夫特率領“沙杰里維奇”號等5艘戰列艦再次試圖沖出旅順口,但剛一出港就被第日本情報員發現,立刻報告了日本艦隊,隨之,這5艘俄國戰列艦遭到“三笠”等4艘日本戰列艦的截擊,經過激烈的海戰,維特埃夫特戰死,俄國艦隊又被逐回旅順口。從此,被堵在旅順口的俄國艦隊又失去了攻擊精神,對突破日艦隊重重封鎖不抱希望。於是便把艦炮拆下來充當要塞炮,技術熟練的水兵成了普通步兵。

日海軍在遠東給予俄國太平洋艦隊的一系列沉重打擊,使沙皇政府十分震惊。為此,沙俄政府決定組建第二太平洋艦隊,盡快趕赴亞洲解救被日海軍困在旅順口的太平洋艦隊,並任命原海軍參謀長齊諾維﹒羅日杰斯特文斯基為艦隊司令官全權負責艦隊的組建和指揮事宜。經過這位性格孤僻、固執但頗講效益的海軍上將幾個月的努力,第二太平洋艦隊終於建成了。

1904年 9月26日,俄國沙皇尼古拉二世登上了停泊在塔林港的艦隊旗艦“蘇沃洛夫”號戰列艦,檢閱了艦隊。在沙皇的祝福聲中,這支由7艘戰列艦、6艘巡洋艦、9艘驅逐艦、1艘醫院船(由貴族婦女自願參加組成)、1艘工作船 和其他後勤輔助艦船組成的第二太平洋艦隊離開芬蘭灣,駛向遙遠的亞洲水域。然而,整個艦隊 12000 名俄國海軍官兵,萬萬沒有想到,他們踏上的不僅是一段長達 18000海里的漫長而艱苦的征程,也是一條通向死亡之路。

俄國第二太平洋艦隊 從歐洲起航後,日本海軍軍令部情報局一直密切地注視著這支龐大艦隊的東調航跡。有關其動向的情報源源不斷地出現在日海軍軍令部長的辦公桌上和聯合艦隊的指揮室裡。“1904年10月 3日,艦隊抵達丹吉爾並重新編隊 11月中旬,艦隊繞過了好望角 1905年1月9日抵達馬達加斯加的貝島進行休整修 3月16 日駛出貝島 3月30日出現在印度洋 4月8日通過麻六甲海峽進入南海,在越南金蘭灣休整並與第三太平洋艦隊匯合。就這樣,日本海軍軍令部第三班把俄國海軍的這支遠征太平洋艦隊的一舉一動,嚴密控制在自己的監視之下。這時,日本聯合艦隊開始悄悄制定完整的殲敵作戰計劃。艦隊到達馬達加斯加島時,他們來不及欣賞綺麗的印度洋島國風光,就接到了旅順口203高地失守的消息。旅順口防御戰的成敗是整個日俄戰爭的關鍵,而203 高地的存亡又是整個旅順口的命脈。從 203高地的激戰來看,俄國守軍還算奮勇,把乃木將軍的日軍攻擊部隊殺得屍橫遍野。203高地血戰被形容為:這不是人與人之間的戰鬥。”當日軍以數萬人傷亡為代價攻占了血染的 203高地時,陣地上只剩下一個活著的俄國人。203高地的失守使困守旅順口的俄國第一太平洋艦隊衹剩下死路一條。12月6日,冷漠的冬日照著港口中灰色的俄國軍艦,它們是幾次海戰後的劫後餘生者。日軍在 203高地架起大炮,像打靶一樣將俄國軍艦一艘艘轟入海底。東鄉的封鎖艦隊撤回日本,他們進行補充、修整、操演炮術,嚴陣以待,準備迎擊從波羅的海來的俄國遠征第二太平洋艦隊。

俄國艦隊駛到馬達加斯加以北的諾西貝時,得到了旅順口陷落、整個第一太平洋艦隊覆沒的消息,全體官兵猶如雷擊,許多人主張返回彼得堡,衹有羅日杰斯特文斯基固執地遵照沙皇命令繼續東航,如果能取勝,也許能給俄國撈回點面子。無論如何,當這支遠征艦隊離開金蘭灣時,艦隊更加龐大了。已有88艘各式戰鬥艦艇和1 3艘輔助艦。這樣一支龐大的艦隊駛往海參崴有兩條路可走,即 、對馬海峽和津輕海峽,其中對馬航線最近。從對馬海峽到海參崴只有3天的航行。羅日杰斯特文斯基在沒有同任何人商量的情況下就選擇了對馬海峽。

1905年 5月底,俄國艦隊開進了對馬海峽,水兵們一下停止了抱怨,神經緊張的幾乎爆裂。18000海里的航程終於快走到了盡頭,半年的辛苦再過3天就可以永遠結束。大家把多餘的煤袋和易燃的木料全拋進海裡。5月27日,在對馬海峽南口五島列島以西海區擔負偵察監視任務的日海軍偵察船“信濃丸”透過黑夜和海霧首先發現了緩緩北上的俄國“奧勒爾”醫院船的燈光,那些貴族婦女們公然違抗了 羅日杰斯特文斯基 的燈火管制的命令。拂曉,“信濃丸”看清了俄國大艦隊。“信濃丸”一面對其監視,一面立即向聯合艦隊司令部發出了預先定好的“今天天氣晴朗,但海浪很高”的密碼電報,其譯文為“發現敵艦隊”。接到“信濃丸”的報告後,東鄉大將 旗艦“三笠”號戰艦 即該升起了Z字旗 號令日本聯合艦隊出擊 東鄉旗下兵力有:4 艘戰列艦、23艘巡洋艦、20艘驅逐艦、1艘海防艦 一共有48艘各戰戰鬥艦艇。出戰前一段精神講話:帝國興亡在此一戰,我軍將士務必全力奮戰.即率領艦隊去迎擊沙俄艦隊。中午13時45分,兩艦隊在對馬海峽的沖島附近相遇了。當時俄國的總計共88艘的各式艦艇 正排著整齊的三列縱隊緩緩前行,航向東北,日艦隊航向西南,雙方航向交錯。

當兩艦隊相距4海里時,日艦隊突然來了一個180度的U型轉彎。東鄉的目的是為了按照孫子兵法所學佔上風處者得利,日本艦隊實際上可利用北風可吹散硝煙,防止敵彈濺出的浪花迷惑炮手射線,而風朝俄國人刮會給俄艦水線上的炮口造成威脅。日本艦隊在U型轉彎處付出了代價,因為定點轉彎時為俄國人提供一個固定射擊點,所以幾乎每艘日艦都在轉彎點上受到了炮火的洗禮,而且日艦在轉彎時無法發炮。羅日杰斯特文斯基上將立刻抓住了有利時機,14時8分,俄艦在10000米距離上 首先開炮。俄國戰列艦305mm的前主炮炮火給日艦沉重打擊。3艘日艦受重傷,1艘喪失活動能力。日艦隊完成其代價高昂的轉彎後開始與俄艦隊平行前進。不久,日本艦隊利用其航速優勢 壓向俄國艦隊正前方,逼近俄艦隊偏離原航向。“三笠”是1902年在英國下水的新艦,排水量15140t,有4門305mm主砲 最大戰速24節 帶有瞬發引信的高爆炮彈。東鄉冒著“蘇沃洛夫”號的猛烈炮火向敵艦逼近。當雙方距離接近至6500米時,日軍全艦隊火炮突然一齊發射,第一波攻擊就擊傷了“蘇沃洛夫”號,第二波齊射後“蘇沃洛夫”號大破 機輪進水 艦橋起火,羅日杰斯特文斯基 和艦長雙雙負傷,炮塔失靈,無線電被擊壞,俄艦隊開戰之初便喪失了指揮能力。14時25分,日本艦隊採用“ T”型射擊隊形,雙方距離180 0米,東鄉下令使用穿甲彈,日軍集中炮火把俄國三行縱列排頭的“蘇沃洛夫”號“奧勒爾”號“波羅丁諾”號等三艘主力戰艦打成一堆水上廢鐵,舜時火光沖天哀號四起,俄“烏伊魯”號驅逐艦迅速向旗艦併攏,接走了羅日杰斯特文斯基和艦上的傷員。

14時50分,俄國裝甲艦“奧西里亞比亞”號也被打成一衹蜂窩很快的也沉沒了。日落前日本戰艦“富士”的一發炮彈再次擊中“波羅丁諾”號炮塔,引起鍋爐爆炸,旋即沉沒,全体官兵僅一名幸存。夜幕降臨後,東鄉下令驅逐艦前去收拾“蘇沃洛夫”號,晚 7時在日艦兩次魚雷齊射後,13500t的“蘇沃洛夫”號在跑了半個地球後找到了自己的墳墓。就在“蘇沃洛夫”號被魚雷擊沉沒半小時後,俄艦“亞歷山大三世”號也因連續誘爆,沉下去了,艦上900名官兵被日軍俘虜。在夜戰裡,日軍的驅逐艦,像食人魚一樣一直不停地追擊著繼續北上的俄國艦隊,視機進攻,先後又使1艘俄國戰列艦和2艘裝甲巡洋艦被擊毀,而日艦則損失2艘驅逐艦,擊毀1艘魚雷艇。俄國海軍少將恩奎斯特對於去海參崴已經絕望,趁黑夜中的混亂,把他率領的 4艘新式快速巡洋艦調頭南下,開往中立國菲律賓,得以逃生,而這時的東鄉正率領日本艦隊主力 悄悄連夜趕往北方的郁陵島附近設伏,等待繼續趕往海參崴的殘存俄國艦隊。

5月28日早晨當 涅波加多夫 海軍少將 指揮的俄國第二和第三太平洋艦隊殘部開到郁陵島南方60海里處時,又被等待在這裡的由28艘各式戰鬥艦挺所組成的日本艦隊包圍。上午9時日軍旗艦“三笠”艦升起戰鬥信號,日本戰列艦一齊開火,俄艦奮力還擊,打到10時45分,身負重傷的“尼古拉一世”號艦長斯米爾諾夫沉重地說:今天我們的情況是不能再打了,除了投降,別無出路。他的話無疑代表了大家未敢說出的想法。涅波加多夫環顧四周,點頭同意,他下令升起了白旗。就在 海參崴港門前,俄國太平洋艦隊投降了。

從日本艦隊向俄國遠征聯合艦隊發起攻擊,到俄國原第三太平洋艦隊司令涅波加多夫海軍少將命令殘存艦船向日本海軍投降為止,這場惡戰持續近30個小時。進入對馬海峽和日本海的38艘俄國作戰艦中,被擊沉或自沉23 艘,被俘 9艘,逃往中立國港口3艘,僅有3艘驅逐艦突破重圍駛入海參崴。海戰中,俄國官兵戰死483人,傷800餘人,被俘6100餘人。艦隊司令羅日杰斯特文斯基上將的旗艦“蘇沃洛夫”號被擊沉,他本人身負重傷,被日軍俘虜。日方僅損失了2艘驅逐艦1艘魚雷艇,傷亡共700餘人。日本海軍取得了空前的勝利將俄國勢力徹底趕出中國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