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關

From WeWeWeb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Jiayuguanp2.jpg

嘉峪關是萬里長城的西端終點,絲綢之路必經地。嘉峪關始建於明代洪武五年(1372年),距今614年,它是明代萬里長城西端主宰,因關人設在嘉峪山西麓的岩岡處,由此取名嘉峪關。城關南枕終年積雪的祁連山,北鎖紫如鑄銅的馬鬃山,南北之間有兩翼伸展的長城切斷東西走向的河西走廊,關內外又有眾多的城堡、烽燧傳遞信息,形成了易守難攻的軍事防禦體系,地勢險要,金湯可守,號稱「天下雄關」,名不虛傳。它與東隔萬里的「天下第一關」,遙相對峙,互爭雄姿。這座城關為「河西第一隘口」,是古往今來的軍事要塞,作為古建築,它仍不失頗有價值的文化遺產。

Jiayuguanp3.jpg

嘉峪關的作用

嘉峪關有稱"天下雄關"、"邊陲鎖陰"。嘉峪關由內城、外城、城壕三道防線成重疊並守之勢,壁壘森嚴,與長城連為一體,造成最強的軍事防禦體系。而嘉峪關的門臺上建有三層歇山頂式建築。它有東西兩門,西門外有一羅城,與外城南北墻相連,有"嘉峪關"門通往關外,上建嘉峪關樓。嘉峪關城墻上還建有箭樓、敵樓、角樓、閘門樓共十四座,關城內建有遊擊將軍府、井亭、文昌閣、東門外建有關帝廟、牌樓、戲樓等。整個建設佈局精巧,氣勢雄渾,與遠隔萬里的"天下第一關"山海關遙相呼應,是古時的防禦要塞。而現在嘉峪關也作旅遊景點之用。

歷史沿革

  嘉峪關的歷史沿革源遠流長,文化內涵十分豐富。遠在三千年至二千五百年間的西周時期,這裏是犬戎的居地;秦、漢時由月氏、烏孫和匈奴諸少數民族所盤據。西漢王朝為了聯合月氏、烏孫,以切斷匈奴的左翼勢力,武帝曾兩次派張騫出使西域,從而開闢了著名的「絲綢之路」,由河西走廊經中亞、西亞轉往歐洲,無意中促成了東、西文化的交流。   河西四郡一帶雖稱「走廊」,但很多地方,竟寬達一、二百里,不利防守,必須擇地建設關隘,才能有效抵禦外敵,屏障西陲。所以早在漢代,就在今石關峽口內,設有玉石障,依山憑險,加強防務;五代時又在黑山腳下,黑山湖左右的大道上建天門關,及在石關峽谷內建立石關,以控制這一帶東、西來往的要隘。可是自漢至宋,一直是「有關無城」,完全憑藉山險。及至明初,其時逃往漠北的元王室和若干部曲,改國號為韃靼,自立可汗,伺機入侵。明洪武五年,宋國公征虜大將軍馮勝略定河西後,即奉旨在此擇地建關設防。當其巡視至嘉峪關現址,見此地北依黑山,南憑祁連,西連戈璧沙漠,東是酒泉綠洲,兩山對峙,中為高崗,居高臨下,最利設防。於是便在崗上築土城一座,周圍二二○丈,高二丈許,有城無樓,就是現在內城的夯築部分,並在沿線百里範圍內建築墩台,深藏固閉,險峻天成,即以山命名為「嘉峪關」。弘治八年(公元一四九五年),巡撫許進出關遠臨哈密,吐魯番望風遁去,返回後指示當時的肅州兵備道李端澄主持增築羅城,並在門頂建樓;正德元年(公元一五○六年)八月,李氏按照上次所築關樓的樣式、規格,增築內城東、西的光化和柔遠兩座城樓,以及官廳、夷廠、倉庫、關帝廟等附屬建築。嘉靖十八年(公元一五三九年),尚書翟鑾視察河西防務,上書朝廷,以嘉峪關為河西第一隘口,必須加固關城及其邊牆,於是大興土木,由參政李涵監工,加固城垣,增修敵樓,添築關城南、北兩翼的長城和墩台,稱為「肅州西長城」。至此,一座規模宏大,建築雄偉的古雄關,屹立在戈璧灘上。其後曾多次修葺,清代且經幾次大規模的修繕,左宗棠充陝、甘總督期間,手書「天下第一雄關」匾額,字大如斗,懸於關樓之上。並令軍隊從陝西長武經河西走廊直至新疆的南疆,長數千里,沿途廣植楊柳,被稱為「左公柳」,現關城東閘門外,仍遺留一顆,高大茂密,供時人瞻仰憑弔。

形勢

  嘉峪關是明代萬里長城西端的起點,雄踞在甘肅省河西走廊西部的嘉峪山麓。南枕終年積雪的祁連,北倚如鋼似鐵的黑山,西連蒼茫的戈璧灘,東接田連阡陌的綠洲。四周平沙,中間樓閣接天,飛檐凌空,氣魄雄偉。對內依山傍水,地形平坦,便於從肅州增援兵力,運補物資;對外居高臨下,視野開闊,有利觀察敵情。是邊疆的要塞,中原的屏障。在萬里長城的雄關險隘中,保存最為完整,向有「河西咽喉」、「西陲鎖鑰」、「長城主宰」、「天下雄關」的美稱。   登上關樓,遙瞻大荒,終年積雪的祁連諸峰,猶如成群疾奔的白馬,與紅日相映,光彩奪目,氣象萬千;起伏蜿蜒的黑山,有似一匹緩步的駱駝,壯碩穩健,任重道遠;關西紫塞延袤萬里,遠山隱約,浮雲片片;關東戈璧新城,高樓林立,是一座鋼鐵的城市。天晴可見長城伸展的兩翼,似游龍浮動於戈璧瀚海,切斷東、西走向的河西走廊,奇特的塞上風雲,盡收眼底。使人不禁聯想起漢武雄風,班侯遠略,益增鐵馬金戈的古戰場氣氛。

佈局

  嘉峪關坐東向西,由內城、甕城、羅城、外城及壕塹等五部分組合,防線多道,布局嚴密,形成重城并守的態勢。關口在正西,牆體高厚,城頭樓閣重疊,四通八達,碉堡林立,璧壘森嚴,垛口密集,南、北兩端箭樓高聳,飛檐凌空。西門外約百公尺的古驛道旁,豎立一座清代嘉慶年間的石碑,高達三公尺,寬約一公尺,坐南向北,上面鐫「天下雄關」四個蒼勁挺拔的大字,睥睨八方,顧盼自雄,大有不可一世的氣概。

壕塹

  關城面西,由外城、羅城、內城等構成重關並守氣勢。在外城四圍,環繞一道深闊的壕塹,也稱護城河,長約三百公尺,寬、深各約二公尺。正西壕外,利用地形建約高一公尺的小土阜,用砂礫堆成,狀如月牙,被稱為月牙城。在其附近,早年還設置有六角梅花坑的陷阱遺跡,俗稱「絆馬索」,坑內埋有生鐵鑄成多角形的蒺藜。當敵人夜間偷襲時,稍有疏失,極可能陷於坑內,人馬自相踐踏,是保護關城的第一道防線。

外城

  關城的東、西、北三面,有黃土夯築的圍牆,周長三五○公尺,高約四公尺,西端與羅城相接,南、北端連肅州西長城。城南並排建有兩座墩台,殘高九公尺,可登臨遠望,查察敵情。西牆中段,因西甕城的緣故,而向外凸出,牆體正中城台下,闢有正門,門洞兩側用石條砌基,上建樓閣,題有「維屏西極」,可見建關當時,重點在防禦來自天山以西的少數民族入侵。外城與羅城間,自然形成一寬闊的廣場,據說廣場內,早年還建有街道、驛站、店鋪、飯館、車馬站和廟宇等,熙來攘往,十分熱鬧,現僅存文昌閣、關帝廟和戲台。   文昌閣-文昌閣又稱文昌殿,始建於明代;清道光二年(公元一八二二年),嘉峪關游擊張懷輔,巡檢郭恒利,共同規劃重建。佔地約百餘平方公尺,兩層雙檐歇山頂式。上層紅漆木柱,花格門窗,頂繪彩畫;屋脊上有六條蟠龍瓦,三九個陶塑小獅子,精緻曲麗。底層迴廊環繞,架有木梯,可資攀登。閣上書「文昌殿」金字,並懸「斯文主宰」匾額。   關帝廟-關帝廟與文昌閣比鄰,坐北向南,佔地約七二○平方公尺,始建於明代,清時多次修繕。廟內塑有關公、關平、周蒼等神像,壁上彩繪三國故事圖,均於「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毀。一九九八年始按照文物修復原則重建。門口彩繪牌樓和頂蓋的綠色琉璃瓦,相互輝映,十分美觀。 戲台-戲台正對關帝廟,坐南朝北,同樣始建於明代,清時重修。台內兩側繪有彩畫,台外正面磚砌屏風上,豎刻一幅楹聯:「離合悲歡演往事,愚賢忠佞認當場」,頗具深意。

羅城

Jiayuguanp1.jpg

  羅城在內城的外圍,東、南、北三面,用黃土夯築,一條弧形的城牆,首尾相連,是迎敵的第三道防線。明弘治七年(公元一四九四年)增築,嘉靖十八年(公元一五三九年),又將城牆用磚包砌,益臻鞏固。平面略呈向東張開的梯形,長約二百公尺,厚二十公尺,高度與關城相等。正門面西,南、北城頭築有一道近似凸形的城牆,長約二○○公尺,中間開門,門楣刻清乾隆帝御筆手書「嘉峪關」三個大字,成為關城的正門。門頂的平台上,原有明弘治八年(公元一四九五年)兵備道李端澄監修的閣樓一座,清同治十二年(公元一八七三年),白彥處西逃被毀。陝、甘總督左宗棠大力予以整修,恢復當年雄姿,並親題「天下第一雄關」六個斗大的字,刻成匾額,懸於閣樓之上。後又毀於兵燹,經當地政府於一九八七年又予重建成一座三層三檐滴水式樓閣,與內城的柔遠樓和光化樓同規格、同式樣,莊重大方,光彩奪目。城頭有密集的垛口,垛中間有瞭望孔、燈槽,每個燈槽下有一個斜坡式的射擊孔。南、北兩端,各建一箭樓,與南、北兩面的長城相連,為當時的警戒哨所。西羅城與內城,形成一道並肩的重城,有天橋相連。

甕城

  內城的東、西兩門外,都有甕城回護,均略呈正方形,黃土夯築,面積各五百餘平方公尺,高度與內城相等,建築形式也相若,使與內城迂迴聯接,渾然一體。門洞為拱券式,砌券、鋪底都是長方形條石,門洞內安鐵皮大門。東、西甕城上各有小型別致的閣樓一座,樓前有紅漆明柱通廊。東甕城門額刻「朝宗」二字,「春見曰朝,夏見曰宗」。意指西域諸侯或地方官員,從西面來,去朝見皇帝或明宗室,有認祖歸宗的含義。西甕城門楣刻「會極」二字,「會」是相會親善之意;「極」即極邊,指西極,也就是西域。意為從西域來的諸侯、官宦、商旅,親善友好地在此相會。甕城與西羅城間,原有獨木天橋相連,便於調兵遣將。  若來犯之敵攻上羅城,守軍可從南、北夾道退入甕城,然後拆掉天橋,再與敵周旋。現因棄置不用已久,已予撤廢。

內城

Jiayuguanp4.jpg

  內城是關城的主體和心臟部位,當時的軍事指揮機構游擊將軍府、巡檢衙門、嘉峪公館、兵營、倉庫、夷廠、輜重物資、軍需給養等,皆在此一略呈正方型的範圍中。環城周長六三○公尺,東城牆長一五六公尺,西城牆長一五四公尺,南、北城牆各長一六 ○公尺,牆體高九公尺,加上磚砌垛牆高一‧五公尺,總高一○‧七公尺。底層厚六‧六公尺,上寬約二公尺,面積二‧五萬平方公尺。漫道鋪以青磚,四周城牆靠外側砌有垛牆,內側設宇牆。每個垛牆均遍布密集的瞭望孔,瞭望孔下特闢燈槽,供夜間值勤士兵放置燈火。燈槽下有斜坡式炮位和箭孔,以便向來犯的外敵射擊,設施與羅城大體相似。   城闢東、西兩門,均有高大的磚砌拱券門洞,深二○公尺,寬逾四公尺。門洞基礎和地面均用長方形條石襯砌,安雙肩鐵皮包釘大門。東門額上高題「光化」,取旭日東升,光華普照,隱寓皇恩浩蕩;西門額上高題「柔遠」,意含對關外少數民族,實行懷柔政策,以安定邊陲。東、西兩門內的北側,均建有磚鋪斜坡馬道,可直達城頂。在「光化門」和「柔遠門」頂的方形平台上,各自聳立一座高達十七公尺,東、西兩相對峙的三層三檐三滴水的樓閣,面寬三間,進深二間,周圍紅漆明柱迴廊。第一層是磚木結構,東、西兩面開門,門內安裝帶扶手的木樓梯,緣梯可登二、三層樓;二、三層樓均是純木結構,四周木格壁窗,樓頂為歇山式,脊上裝獸形瓦、蟠龍、獅子等,綠色琉璃瓦蓋頂。飛閣凌空,煞是壯觀。東、西二門外,均有甕城回護,居中各有通廊式敵樓一座,四面均設有方形角樓,形如碉堡。整個樓閣,雕梁畫棟,五彩繽紛,巍然屹立,氣勢雄壯。   嘉峪關內城不但宏偉、堅固,城內的附屬建築,據說也很有氣魄,現僅存游擊將軍府與將井,另有燕鳴石和一塊磚勝蹟:

  游擊將軍府:游擊將軍府,也稱游擊署,或稱游擊衙門,坐北朝南,座落在內城東側,始建於明隆慶二年(公元一五六八年)。當時的總督王崇古,認為嘉峪關三面臨戍,勢若孤懸,宜設守防禦,乃派駐守備或游擊將軍,並在關上長駐官兵千餘人。自此以後,從明到清,歷任軍事首領,均駐守於此。現留的建築,為前、後兩進的歇山式平房,前院有耳房、官廳、東、西廂房,後院是居住的上房和陪房,古樸實用。 官井:官井在內城中心略偏西北方向,是當年建關時開鑿,井上裝有木製轆轤,供駐守官兵及軍馬汲飲,並建有木製彩繪井亭一座。今亭倒井涸,已無觀賞價值。   燕鳴石:在內城東、西兩門北側,城台與城牆拐角處,放置一塊青石,稱為「燕鳴石」。即以石塊向其敲擊,能發出一種「唧唧啾啾」之聲,有似歸巢的燕子,竊竊私語。遊人相繼試擊,果然不虛,遂被定名為「擊石燕鳴」,已成肅州八景之一。其實是由於這座關城,布局精微,結構嚴密,牆體高大,加上局促在拐角處,自然會造成回音,並無特別奇妙之處。

  一塊磚:登上「柔遠樓」,可以看到西甕城「會極」門樓的後檐台上,平放著一塊城磚。傳說在建關時,有一工頭名「葉開占」,技追魯班,除了設計出造型美觀、結構堅固的圖案外,還精算出各種用料的數量。當時負責督工的官員,故意多加一塊磚,經過數百個晝夜的辛勤趕工,終於大功告成,結果恰好剩下一塊磚,工匠們商量後,就安放現在的位置,成為「定城磚」。其實嘉峪關是分階段陸續建成的,所以這一傳說不攻自破,至於是誰想出了這一點子,就更沒有深究的價值了。   嘉峪關建成後,基本上並沒有發生民族間的激烈戰爭。明正德十一年(公元一五一六),吐魯蕃軍隊侵入嘉峪關,圍攻肅州,大掠而去。嘉靖三年(公元一五二四年),再侵入嘉峪關,不久被明軍擊退。此後吐魯蕃貴族還屢寇邊境,明廷不勝其擾,決定放棄關外土地,閉關絕貢。清末至民國以後,隨著新疆境內的平穩安定,嘉峪關遂失去固有的國內民族戰爭防禦工程體系的作用,功能逐漸削弱,守兵亦日益減少。今天雄偉的建築,只是頗具價值的文化遺產,供中外遊人參觀覽勝而已!登臨城頭,指點江山,談論今古,難免感慨係之,曾賦七律一章:

 關城築向塞垣西 白草黃沙沒馬蹄
 南枕祁連山積雪 東連阡陌綠成畦
 胡天萬里歸華夏 邊地頻年罷鼓鼙
 柔遠樓頭翹首望 左公柳可達伊犁

  嘉峪關除了險固的城堡,外圍還有林立的烽燧,墩台,關前有雙井子堡,西關坊,月牙城,作為犄角。東、西、北三面,還有逶迤的長城:東面起於城堡,迄於酒泉,長約三○華里;西面沿黑山上延,至半山腰止,同樣長約三○華里;北面自第一墩始,終於新城堡,長約七○華里。彼此呼應,構成完整的防禦體,足以雄鎮西陲,為長城連鎖防線的重要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