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不韋

From WeWeWeb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ibuwep1.jpg

呂不韋,陽翟(今河南禹縣)人,戰國後期著名政治家,擔任秦相國十三年,為秦最後統一六國奠定了基礎。

呂不韋長期販賤賣貴,積累了千金的家產。但他不滿意於大商人的地位,一直在尋找機會,投身政界。秦昭王四十二年,他在邯鄲經商時,得知秦質子子楚十分可憐。原來,子楚是秦昭王太子安國君的庶子。當時,秦一再進攻趙國,趙對子楚很不友善。子楚因是庶孫,經濟十分拮据,更沒有繼承王位的可能。呂不韋發現此人是奇貨可居,回家問父親:「耕田能得幾倍利?」父親回答:「十倍。」 「做珠寶買賣呢?」「一百倍。」 「樹立一個國君呢?」「無數的利」

呂不韋說:「如今下苦種田,不夠吃穿。要是樹立一個國君,連子孫都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我的決心定了。」他找到子楚,說明了自己為他謀取秦國國君寶座的計劃。子楚說:「你的計謀若能成功,我將以秦國的大權與你共享。」

呂不韋拿出全部家產,一半供給子楚優裕的生活和結交賓客,另一半全部買成珍寶奇物,親自帶到秦國,獻給安國君寵幸的華陽夫人,並告訴她:「子楚將您看作是他的上天,常常因為思念太子和夫人 而日夜哭泣。」華陽夫人大喜。呂不韋又讓華陽夫人的姐姐勸她:「我們女人,靠美貌來取悅男人,一旦年老色衰,就很可憐。你沒有孩子,不如將子楚立為嫡子嗣,你的終生榮華就有保障了。」華陽 夫人覺得此言有理,向安國君要求,安國君當即答應,讓人刻了玉符,正式以子楚為嫡子嗣。從此,子楚在諸侯中的聲譽越來越高。

呂不韋新娶年輕貌美能歌善舞的邯鄲女子趙姬,懷了身孕。在一次酒宴上,子楚見到趙姬,驚其姿色之美,乘勸酒的機會,向呂不韋索要。呂不韋十分生氣,但轉念一想,自己為了子楚把家產全都搭進 去了,這個女人說不定還有大用哩,於是把趙姬獻給了子楚。據說,趙姬隱瞞了懷孕的事情,到十二個月時,生下兒子,取名政,就是後來的秦始皇。母以子貴,趙姬被子楚立為夫人。

秦昭王五十年,秦軍進攻趙都邯鄲,趙王要殺死子楚。呂不韋用六百金買通看守,讓子楚逃回秦國,又藏起趙姬母子。秦昭王在位五十六年去世,安國君繼位,為孝文王。一年後,孝文王死,子楚繼位 ,為莊襄王,呂不韋為丞相,封文信侯。三年以後,莊襄王死,十三歲的太子政繼位,呂不韋被尊為相國,敬稱為「仲父」(叔父),掌握著國家的全權,有家僮萬人。

作為丞相和相國的呂不韋為秦國的統一事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軍事上,他於莊襄王元年帶兵滅了東周君,獲得其河南、洛陽、穀城、平陰等七邑。以河南洛陽十萬戶為自己的食邑。又派蒙駕、王齕等 大將出征,奪得韓、趙、魏的許多地方,設三川郡、太原郡。秦王政六年,他又指揮秦國大軍粉碎了楚、趙等國合縱對秦的軍事進攻,並乘勢攻取了魏、趙、衛的許多土地,設東郡。從此,東方各國已 不再有多少反擊秦軍的能力,在疆土廣大兵強馬壯的秦國面前,各諸侯國君就像秦郡縣長官一般。

在外交上,他將東周君安置於陽人地,使其奉周的祭祀,博取了存亡繼絕的名聲。還用反間計,除掉了東方最有實力的魏信陵君。又任用年僅十二歲的甘羅出使趙國,割得其河間五城,並唆使趙出兵攻燕,奪得上谷三十城,以其中三城給秦。呂不韋的外交靈活而不拘成式。趙國建信君抱怨道:「文信侯對我,也太不講禮讓了!」門客希寫譏諷他不如商賈,說:「一個好的商人不與別人爭價錢,而是注意捕捉時機,買進賤的,在價高時賣出。如今,你無力與文信侯抗爭,卻埋怨他不講禮讓,我私下以為不應如此。」

在內政和經濟上,呂不韋調整統治集團內部關係,對國民施以恩惠。秦王政三年四年,連續遭災,呂不韋下令,百姓交納一千石粟米,就給予一級爵位,獲得了大量糧食用於救災。為了發展關中的農業 ,呂不韋任用韓國水工鄭國,開鑿了溝通涇水和北洛水的渠道,使兩岸四萬多頃鹵地變為旱澇保收的良田。

為了兼併夭下,呂不韋大力招徠、豢養和任用士人。東方各國士人聞訊紛紛前來,其門客達三千人。 呂不韋對這些士人量才使用,把他們安置於能充分施展其才幹的崗位上。呂不韋組織門客,探討天地人事,總結歷史經驗,撮取諸子百家有利於統一和治理的思想主張,撰成了包括一百六十篇論文,共 二十六卷的著作《呂氏春秋》。該書分為八覽、六論、十二紀。提出:天下是天下人的, 為國者立公破私,才可以得天下。樹立君主是為了維護群體和國家的利益,君主的責任是充分發揮臣僚的積極 性,自已則無智、無能、無為。君主要順民心,以仁義治理之,以愛利安撫之,以忠信引導之,盡力為民眾去災致福。不可濫用民力,不能奢侈腐化,否則不當為君。大臣們應該親信合作,忠君利國, 成就大事,君主若以黑為白,臣不能聽從。呂不韋認為,該書具備了古今天下萬物的事理,是進行統一戰爭和戰後建立清平社會的最佳政治學說,因此,將該書公布於咸陽市門,把一千金懸掛在上邊, 宣稱,天下遊士賓客只要能對該書更改一字,就賞給這一千金。

太后趙姬年輕守寡,時常與呂不韋來往。眼看著秦王政漸漸長大,而太后淫亂不已,呂不韋恐怕禍害到自己,於是找到一個叫做嫪毒的人當舍人。呂不韋讓人將嫪毒的鬍鬚拔去,冒充宦者,送進宮中,侍候太后。太后與嫪毒歡愛無比,不久懷孕,怕別人知道,就搬到雍地(今陝西鳳翔)居住。嫪毒隨時侍奉於太后左右,得到許多賞賜,受封為長信侯,宮室、車馬、衣服、苑囿、騎射、圍獵,縱情享受。朝中之事不管大小,都由嫪毒決定,他有家僮數千人,門客一千多人。河西太原郡也改成了毒國。

秦王政九年,嫪毒在內宮與人下棋賭酒,酒醉發生爭鬥,嫪毒瞪眼呵斥道:「我是大王的假父,你是什麼東西,竟敢與我打鬥?」此人氣憤不過,向秦王揭發:「嫪毒是假宦官,經常與太后淫亂,生了 兩個孩子,都藏起來了。他還與太后合謀:『大王就要死了,以我們的兒子繼承王位。』」秦王政下令官府調查,嫪毒狗急跳牆,發動叛亂,被秦王政平定。九月,誅滅了嫪毒三族,殺死太后生的兩個 兒子,並且將太后軟禁於雍地。事情牽連到呂不韋,秦王念呂不韋輔佐先王功勞很大,又有許多人說情,才沒有將其下獄。

秦王政十年十月(秦以十月為歲首,十年十月,與九年九月只差一月),由於嫪毒事件的牽連,呂不韋被免去相國職務,遷到封邑河南居住。諸侯各國聞訊,紛紛派人前來邀聘。秦王政恐怕出現變亂,於十二年賜書呂不韋道:「你對秦國有什麼功勞,秦對你為文信侯,食邑十萬戶?你與秦有什麼親屬關係,卻號稱「仲父」?你和你的家屬都要遷到蜀地去!」呂不韋見大勢已去,害怕被誅殺,於是飲鳩酒自盡。門客舊屬紛紛前來弔喪,將他安葬於洛陽北邱山。十九年,太后死,與莊襄王合葬於芷陽(今陝西西安霸橋)。